CatWords.

这里猫语ww
卷西加菲双担/一只卷吹/Jewnicorner /TSN EM 不逆攻受#
漫威全员粉/快银の迷妹/奥妹是女神/牌快狼队贱虫盾铁#
DC 只萌箭闪#
“他们拥有这一个时空的离别和所有平行世界的美好。”

【Quicksilver/母亲节向】A letter to mom

昨天是母亲节呀,就写了这一篇。
算是接我的第一篇《Accompany》吧。
基本上符合电影的设定,但是有Wanda出没。
祝全天下的母亲节日快乐啊!
写的是Peter,映射的是我。
谢谢妈妈包容所有的每一个不懂事的我,永远把最好留给我。
我爱你(笔芯

超短篇辣。希望喜欢w

Hey,mom:
在我13岁以前,就只有两个人陪着我——Wanda和你。
你工作赚钱养我们俩长大,还时时刻刻准备收拾我惹得祸。
你总说Wanda是你贴心的小棉袄,而我知道,我是你的惹事包。
我从小就不安分是在整个街区都出了名的。
你控制不了我的速度,也控制不了我的心。
我打架,惹事,有时候还干些小偷小摸的勾当。
但你从来没有为此发过脾气,顶多在警察来索要支票时,叹口气对我说,“Peter,你到底什么时候能长大啊?”
可我不想也不打算长大。

无论我是怎样一个顽劣的孩子,你还是和几乎全天下所有的母亲一样尽可能的满足我所有的要求。
酷炫的衣服,MP3和耳机,Pac-Man,成箱的Twinkies。
在我长大后的很多年,在我终于找到他的时候,你才告诉我,你一直试图弥补我在情感上的缺失。
——Hey,这可不是这些就可以弥补的。

从我很小的时候,我就在问你那个问题:我爸爸是谁?他为什么不要我们了?
三岁的时候,你告诉我,你爸爸很忙,他在出差。
七岁的时候,你告诉我,你和我爸爸因为感情的问题已经分开了。
十岁的时候,你警告我,不要再问关于你爸爸的任何问题。
后来,在我没有听你的话,和那些人一起突破五角大楼之后,你告诉我,那个被我救出来的人,那个变种人中最危险的人物,Erik Lensherr,大名鼎鼎的万磁王,是我爸爸。
你紧张兮兮的我,都和他说了些什么,我随口和你扯着。
我没有告诉你,我对他说,我妈妈也认识一个会控制金属的家伙。
你实在太紧张了,你警告我,不要再和这个人有任何交集。
你说,所有和他有关系的人,都会遭遇不幸。
但我可不怕。
You should be.
你如是对我说。
我们为此常常吵架,我觉得你真的不明白,我这么多年一直渴望的,一直缺失的,心心念念的,任何物质都弥补不来的——我只想有一个爸爸。

所以在十年之后,在万磁王又复出的时候,你终于还是放开了,你准备一直保护着你儿子的,那个最温暖的怀抱。
你说,你去找他吧。
你说,你很快,Peter,你真的很快,我不可能把你困在家里一辈子的。
那一刻,那个能摆平所有我闯的祸的妈妈,那个能扛起一切困难的妈妈,也只是一个普通人,她从不说,但她也为生计发愁,也为她不懂事的儿子发愁。

Hey,mom,我现在在Xaivier天赋学校,过得很好。我最终还是告诉那个人我是他儿子,他最后也还是离开去寻找她新的生活。但对我而言也足够了。我现在是X-Men的一员了,和那个群和我一样有特殊能力的人生活在一起,一起接受训练,什么什么的。
我很快乐,希望你也快乐,希望你和Wanda一切都好。

你还是不放心我,离的老远还要每天给我通电话,还要我每周回一次家。
你依旧对我管东管西,成为一个超级英雄,和Remy谈恋爱,和一群变种人生活在一起,我的一切在你心里都是危险的,刺激的。
但你也终于放手,任由我以自己的方式长大。
我也终不再埋怨你对我的约束。
就像你说的那样,Peter,慢下来。
我会慢下来,等你看我长大。

母亲节快乐,我爱你。

Peter Maximoff.
2017.5.14

评论

热度(9)